芙酱是父嫁hentai

下一页

池鱼之渊

  父母冷战,孩子被牵连,这是再愚蠢不过的事了。

  但他已经发觉了。

  ——青江在害怕被送回去。

  

  我最近时常把他带在身边,他比平时更加乖巧,更讨人喜欢。

  他对大人们的“伎俩”实在是太过清楚,虽未着言语,但表现出如此的恐惧,也着实令人汗颜、惶恐。

  

  我们常说孩子是父母的礼物。自然,这是种譬喻,即便不提它是否存在谬误。

  而青江是真正意义上的礼物。

  他来的时候,一切都已备好。

  成套的衣服,乌黑发亮的小靴子,就连马尾高度都早早决定好了——只是没有准备充足的爱。

  

  我想,当初我是不会喜欢这么古怪的孩子的。

  换到现在,我会告诉自己...

阅读全文>>

调色调的很吓人的青江和他自带支架的哥,床单颜色太出戏,只能拍半身了😂

阅读全文>>

就玩玩滴胶啥的,这个尺寸很通用啊,最后两p是用了新撸的眼的king哥哥,小科的眼不是我做的😂

阅读全文>>

最近在帮基友做的梦100的羊哥眼,我觉得还蛮可爱的(喂😂

阅读全文>>

呜哇,8月份开始一直在埋头做眼睛,挑了几对最近做的比较喜欢的放放😂今天收到了眼珠返图还是超开森的

阅读全文>>

【刀乱乙女向】谁动了石切丸的头发

*可能有点三条中心

  

  一家理发店里,自己头发做得最难看的理发师,一定不是手艺最差的那个。

  ——就像最好的外科医生,不会给自己割盲肠一样。

  作为恪守这条客观规律的审神者,你找到了本丸头发最狗啃(划掉)的石切丸。

  “可以让石切丸帮我剪一下头发吗?”“唔,可以是可以。不过不交给专家去做,而让我来,真的没有问题吗?”“专家?”你笑笑,看了看他狗啃似的刘海,心里暗想,是哪个专家给你剪的,我倒想见识一下。

  

  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论说谁最有机会,接近御神刀那确实让人头大的烦恼丝,同宗的刀剑们都难脱嫌疑。毕竟,同室操戈、兄弟阋墙,拔剑四顾,刀光血影,掉脑袋都尚且不在...

阅读全文>>

【】被屏蔽到死,大概就是在刀男面前看某些同人图他们的反应……嗯(我都不敢打出来了)

阅读全文>>

【R15】【石切婶】常青

*爹婶交往前提,可能存在OOC及猎奇内容

  

  审神者变成了植物。

  植物不会动,植物不会说,但刀们知道,那就是他们的审神者。

  没有先兆,没有预告,就像被突然写死的剧作一样,审神者安安静静变成了植物,甚至还没来得及道上一句珍重。

  蝉声喧哗,若叶色的大太刀叠起最后一件晾晒好的衣物,放入女主人的橱柜。尔后,缓步起身去做惯例的早课。

  好像一切照旧。

  

  石切丸抱持着她能重新变回人形的希望。当然,本丸里的每一把刀都这样希望着。

  大概,只是石切丸格外希望罢了,毕竟,她才羞答答地颔首应允没多久。

  生命的色彩美妙而彷徨,爱的滋味,更像是镶在彩虹顶梢的贵重珠...

阅读全文>>

【敌刀X婶?】我想吃一个审神者

敌刀视角

仿写自西尔维娜·多尼奥的绘本《我想吃一个小孩》,原著可爱,建议欣赏。

  

  每天早上,溯行军里的长辈都会给小短刀拿来很多好吃的玉钢当早餐。每天早上,打刀叔叔都会由衷感叹:“我的孩子,你长大了,这口牙长得多齐整漂亮呀!不管是什么样的铁刃,保准能一口咬碎!”

  “那当然!”小短刀心里想,“我的本事可还不止这点呢。”他得意起来,把尾巴甩得“唰唰”直响。

  

  但是有一天早上,小短刀不肯吃玉钢了。慈爱的太刀伯伯非常担心,他摸着小短刀刚冒出两颗小豆似尖角的额头,像是担心一具骨架会发烧一样,不停问:“吃玉钢多好呀,这次的玉钢品质可棒了!你不吃吗?你真的不吃吗?...

阅读全文>>

拍了很多的傻X游客照,然后感慨一下这假如是青江的崽儿估计会拆家

阅读全文>>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