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班里的故事

我学生的作文,虽然是渣渣,但是意外觉得很有料哈哈哈……

“‘遍插茱萸少一人’意思是插茱萸的时候少了一个人。我的小组里经常少一人,我每次都说,xx不来,真是遍插茱萸少一人。”

虽然他对诗句的理解,基本可以说是有问题的,但其实很有料,当然也可能只是站在我的角度上来看。

开学报名的时候,其实我们班的名单上一共47个人,46个人都来了,包括一个被少算了的妹子,只有一个人,根本联系不上,家长的手机打不通。甚至直到下午,我战战兢兢地到会计那里交掉收上来的伙食费,他依旧没有出现。

回去问先前是他们班主任的数学老师,他用有点可惜的神情说:“他转掉了吧?这个学生很好的,他哥哥也在昆山最好的中学,还拿奖学金的。”但随即他又换上一副宽慰的表情“到更好的学校对他也好。”

然而,在我们准备开学的前一天,办公室里突然闯进了一个男人。

“三(x)班有个叫xx的吗?”正当我恐慌是不是漏了学生没报名的时候,这个男人表明了来意:“他家现在门上都被法院贴了封条了,怎么?他都没来报道——做生意亏了本,也不能苦孩子呀!”来人睁大一双希望能把那个孩子的行踪从我们嘴里抠出来的眼睛,以急迫又并无多少同情的语调说道。然而办公室里的任何人,都没办法说出他想知道的答案。

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也许是回老家了。”来人悻悻地丢下一句,简短地道过谢,就离开了。

“估计他就是那个债主,”办公室里的老教师,卸下刚才同那人谈天说地的热络劲,喝了口茶继续说,“过来探探风。”闲聊几句过后,大家接着做手头的工作。开学的事务多而琐碎,新班主任密集的办公室,以沉默的方式维持着运行。

这场风波,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被平息了。


就这样,XX从我的班级了无痕迹地消失了。

甚至连他昔日的同学,也对此毫无过问。

大家许是习惯了这样的离别。开学的时候少几个人,或许是转走了,或许是调到其他班去了,但总之这样的离别,在他们稚嫩的心灵上只能留下浅浅的痕迹。许多年过后,对于这个莫名消失的名字,他或者她,能回忆起的,也只不过是一个有点模糊、不甚清晰的人影,甚而更多的人,连他的存在,也只能用含糊不清的“好像”和“貌似”来形容——他们还不到会为了某人永不再见的离别,而感到伤感的年纪。

少年不识愁滋味,也许真的因为是不知道愁为何物,才能够那么没心没肺地度过,那些不甚明了的痛苦吧。这是童年自身的抵御机制,我如是想着。


对于他的印象和记忆,于我而言,也仅仅只能停留在分装水果的保鲜袋上“三(X)班 47”的古怪标记,以及点名册上,那个尚未删去的那个名字。我甚至不曾知道这个孩子长得是如何模样,有什么爱好,在班里有过几个知心的朋友。

时间和工作毫不留情地冲淡了一切。我刚刚起步,远远不是应该在这种地方停留的时候。关于XX的伤感,也逐渐变得淡薄起来。人都是要学着薄情的,不是吗?更何况,这个人,已经是不需要出现在我管辖范围内的,被排除出四十六分之一的,第四十七人。

然而,当我翻开尚不熟悉的班级网页,有一条孤零零的留言躺在那里,委屈地述说着,它主人留给我的期待:

“为了未来加油、加油、加油……”

看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我潸然泪下。

评论(12)
热度(2)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