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石切丸X女审神者】柠檬糖

情人节!

因为今天甜度很高,所以就不发渣了~

#糖##糖##糖#

#乙女向#


  柠檬糖,顾名思义就是柠檬味的糖。

  审神者手边就有这么一包糖。蓝色底的包装纸上,印着几个被切开的金黄色水果,娇艳欲滴地宣誓它们的可口滋味。

  但这包糖又不是普通的柠檬糖,而是有岩盐成分的柠檬糖,也就是包装一角写着的“Salt&LemonCandy”。

  

  这包糖,说实话,不会轻易尝试新事物的她,原先是不会买的。

  不过那次是个例外。

  “就拿这个吧?”石切丸拎起一包糖,露出有点天真的笑容。

  她暗暗觉得好笑,看他在货架前磨蹭了好一会,到最后只挑出一包糖。“不要其他的了吗?难得出来一次。拿一整箱也是可以喔?”

  他只是有点尴尬地挠挠翘起来的头发,闭着眼,用很小的幅度摇了摇头。

  跟成年男性稳重严肃外表有点背离的,温和与脱线。

  这样的爹,有点可爱啊。她在内心默默地花痴了一下。

  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石切丸,都是一样迷人的。

  对她而言,石切丸本身就是驱散迷雾的明灯。

  

  憧憬着吃到新口味糖果的孩童,他们的希冀是多么简单,对滋味的爱好也如此单一。但,为何要在柠檬糖中混入盐分?

  

  没错,身为审神者的少女,陷入了名为单相思的死循环。那是一种甜蜜又折磨人的酷刑,而枷锁又是她为自己戴上的。

  少女的恋心不可吐露,更何况,让品性高洁的御神刀大人,知道自己对他想入非非,不知道会是多么难堪的事。

  于是只能寄希望于,在梦中与心上人领略相爱的滋味。

  但就算少女不止一次,对他有过各种隐秘的幻想,却连在梦里与他相会这种事,也从来未发生过。

  梦醒时分,怅然若失。

  明明希望能有更激烈一点的……但,就连见到他的机会都没有吗?

  

  柠檬本身沁人心脾的酸味,混杂着岩盐富于侵略性的咸味,经由咀嚼而混杂为一体。糖本身的甜味,反倒被压缩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帮您祈祷吧?”石切丸柔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把她从恍惚中猛然拉回现实。

  “嗯、嗯,好,麻烦你了。”脸不自觉地红了那么一下,她缓缓低下头,双手合十摆出一副虔诚的样子,心里却只是默默祈祷眼前的御神刀,不要发现自己的失态。是的,她甚至不敢跟石切丸对上眼。“一定会很尴尬吧,请不要在意我。”少女在心底默念的同时,手持御币的石切丸,已经开始了为主人祈福的法事,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也没有应付了事的打算,他纯粹是以最严谨认真的态度,在完成工作。

  经由一道又一道繁琐仪式的洗礼,身心仿佛受到了净化的少女,开始踌躇地批判起自己的不洁想法来。

  与这样的男人交合的幻想,大概本身拥有它,就是有罪的吧?

  但就算是要遭到天谴,也想被他拥入怀中……哪怕只是一次而已。

  

  柠檬的清甜味道,实际上还伴随着酸涩的口感。是大人才会喜欢的风味呢。  

  

  模模糊糊地,似乎梦见了某个女孩子的第一次。

  虽然只是不甚明晰的暧昧小片段,却依旧让人觉得有点心悸。

  她拉开帘子,阳光重又充盈在整个房间中,连被拨动的灰尘都无处可藏,变成了随光线跳舞的小精灵,细细碎碎地降临在这小小的空间里。橘黄色的阳光,异常的温暖灼目,以烤化糖果的热度,让她的脸也跟着升温了。

  虽然石切丸还是没有出现,或者说,根本无从推断,梦里到底有出现过什么人。

  对那个“他”的幻想,终究会变成少女时期踊跃的梦,变成大多数人再也不会知晓的过往。

  只是,自己的第一次,不想那么不明不白地交托出去。

  

  想起来了,岩盐的鲜咸口味,是跟眼泪一样的味道,有苦味,混杂在里面吧?

  

  “让审神者穿成这样,成何体统。”石切丸缓缓说道,语气淡淡的。虽不严厉,但谁都听得出,这是在责备。

  在他长辈一般的威压感之下,因平素温和敦厚的待人之道聚集起来的人气,反倒制约着其他人出口反驳,说他不合时宜,破坏了现场的好气氛。

  她不好意思地扭过脸,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像做了坏事的小孩子藏起满是泥巴的手掌一样,偷偷把裙摆往下拉了拉。现世漂漂亮亮的衣裳,虽说很适合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但还是不如平时穿着的巫女服,来得稳重妥帖吧。

  果然,还是太轻浮了一点吧?不过这也是可以预料到的结果——毕竟,他不是那样的人。

  绝对平易近人,却又视法度为第一的男人呀。

  

  糖最基本的味道……不就是甜吗?有什么好怀疑的呢。

 

  “因为太渴望你,急躁的我也变得不那么纯粹了……这样的我,是你不希望看到的吧?连你认为纤尘不染的石切丸……都变得肮脏起来的话。”

  他一遍又一遍地吻她,温存、绵密却又不着痕迹,些微的羞怯,也让这古怪的占有欲,变得神圣起来。

  对他而言,她像海中的泡沫一样,是肉眼可见,却捕缚不到的存在。

  少女的睡脸清甜可爱,如同含糖睡觉的小孩子,露出满足又幸福的微笑。“为了维护我在你心里不变的美好形象……Sa酱,什么都不要记得。就像之前的夜晚一样……把一切都,关入锁匣之中吧。”他在少女的耳畔柔声轻语道,眼里却满是不舍。为沉沉睡着的审神者掖好被子,石切丸斜坐在床边,依依不舍地注视着她,像要把她的一切都锁入眼中似的,他看了又看,仿佛每一眼都是永别,深情而又决绝。

  灭掉灯火,男人垂眼起身,袖子的边角却出人意料地被轻轻勾住了。

  “像刚才那样……再叫我一次。”她的声音轻柔,从身后悠悠传来。

 

  那么,我们再来聊一聊审神者桌子上的这包柠檬糖。没有人规定,这种糖,需要怎么吃。一颗糖,大概,有很多种不同的吃法,有人故作张扬地舔着,有人不动声色地含着,有人急不可耐地嚼碎,有人细水长流地抿化,有人哭着鼻子吞下了苦咸,有人皱着眉头吐出了酸涩。当然,更多的人,是脸上挂着微笑,来讲述糖给他们带来的感受的。

  Salt,Lemon,Candy,盐,柠檬,糖果,分开是三个互不关联的单词,组合起来,却是一颗完整的糖。

  糖是如此,人也一样。


最后再PS一下,里面的糖是这个www,不好吃请不要来找我哈哈哈!



评论(7)
热度(44)
  1. 姚梓睦芙酱是父嫁hentai 转载了此文字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