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手制便当【石切丸X女审神者】

刀剑乱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手制便当/巧克力】 

超时啦,不过还是写完了www


  “说起来,你——会做饭吗?”

  耳边传来熟悉又富有磁性的男声,审神者停下手里的笔,直愣愣抬起了脑袋。她狐疑地扭头望向身边的近侍,刚想反问对方缘何问出这样的问题,不巧抬眼就对上石切丸扑闪扑闪的真诚眼睛。审神者吞下一口口水,心虚地想了想,还是坦白了好。她只得尴尬又小声地吐出两个字“……不会。”凡事都要强的她,唯独对下厨没有发言权,缺乏自信地把微红的脸压低了,转而把那份屈辱统统发泄在笔下的纸上。

  啊,字又写错了,混蛋。

  “不会做饭。那就好,那就好。”身边的石切丸却像个没事人似的,依旧笑着附和道。

  不会做饭,那就好?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知道他是终于明白要安慰她,还是发现这种问题让她敏感的自尊伤筋动骨了呢。

  反正这混蛋最大的优点就是迟钝。

  

  石切丸不经意问起的一句话,反倒激起了她磨练厨艺的斗志。

  俗话说,“要想拴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拴住男人的胃。”审神者虽没有做一桌满汉全席的能耐,倒是有把石切丸吃撑的雄心。

  照着说明书和教程,从一开始饭放多了,连海苔都卷不上来,到已经可以卷出漂亮的海苔卷,特训一星期,审神者偷偷摸摸吃了不少自己生产的副产品。最后,她总算是颇有成就感地表示自己会卷寿司啦——至于为什么是卷寿司?审神者认为,这玩意要塞什么都可以,最多就是动动刀子——其实说白了还是方便好学。顺便不管好吃与否,毕竟主体都是米饭,把石切丸塞饱了,他也就没话可说了。

  

  郊游的日子到了,审神者背包里塞着大大的便当盒,里面是她塞满了各种料的寿司卷,任石切丸百般请求,她都不肯把那个包交出来。一洗前耻的机会就在眼前,怎么可以向区区地球引力低头?审神者咬咬牙,愣是把石切丸吓得愣了愣。

  直至走到没有其他游人的地方,她才如释重负地让包慢慢滑到了地上。

  “——那么,来吃便当吧!”几乎是用邀请手合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啊,请稍等,”石切丸匆忙解开了自己带着的包裹,“不介意的话,我也带了自己做的便当,要一起吃吗?”

  此时,抽出便当盒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对方。

  “天哪,天哪,”审神者开始在内心大叫不好,“他当初问我会不会做饭,是说他自己会做饭吗!那我带寿司卷来,岂不是很没品……”

  “嗯、嗯?要一起吗?”见审神者没有动静,石切丸反而心虚起来,一脸忧心忡忡地询问着审神者的意见。

  审神者艰难又缓慢地点点头,石切丸却望向了她手里的便当盒。

  两个人都呆呆地端着便当盒,没有下一步动作。

  “一起吧?”审神者有些胆怯地提议,她不知道石切丸便当盒里装着什么样的珍馐美味,想他平时吃过的好东西应该不少,跟光忠和歌仙又熟悉,学个一招半式也不算困难。相较而言,自己平平常常的寿司卷,一定会在开盖的一瞬间相形见绌。

  审神者闭上眼睛,移开了自己的便当盖子。

  石切丸亲切的声音传来,“哈,是这样啊。”好像松了口气似的。

  她睁开眼睛,发现石切丸并没有像约定好的那样,把他那个盒子也打开。审神者有点失落地撅起嘴,半晌气愤地吐出三个字:“你使诈。”

  “好啦,你看。”石切丸赶紧拆开便当盒,里面一个个饭团整齐地排布着,“我这边,也只是饭团哦?”



PS:想想还是在最后写点东西吧~反正就是些碎碎念WWW

这篇大概写了1小时13分钟,自我感觉已经很效率了(就是这么拖拉!)

“会做饭吗?”“不会”“不会做饭就好”好像是电视剧预告,还是访谈节目里提到的,具体在哪里看到的有点记不清了,知道的同学可以告诉我一下www

至于寿司卷和饭团这个梗?大概是跟自己的经历有关,不过我碰到的情况是……对面拿出来的是烤好的饼干_(:з」∠)_最后背着半盒子寿司卷灰溜溜地回家了……于是我从此再也没做过寿司卷。原本也有一瞬间想过厨艺Max的爹,不过想想两个什么都不会的人,憋足了劲,都想给对方一个惊喜也不错呢?于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只要饭团没有菜的野餐啦(喂)

虽然应该是很容易猜到的结尾,当然,假如读到最后还能觉有惊喜,我还是会很happy哒~

另外我其实不高冷啊,快来勾搭我,虽然只对聊爹爹有兴趣就是了_(:з」∠)_

评论(5)
热度(47)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