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R15】【石切婶】爱的打磨和水洗

60分第四回,【结缘】

*第一人称,婶没暴露名字,但有设定

*R15擦边球 大概有点现paro要素


  爱是对双方的打磨。

  

  我躺着,从下方拉开窗帘一角时,月色已经朦胧起来了。

  特意安装的落地玻璃窗,特别大,就像童话里公主才会住的宫殿一样,有着自己跃跃欲试又娴静隐秘的一面——贵人们从那装饰气派的小小窗户里,看到的,可能会是难以言说的欣喜,但或许是彻骨的寒凉也说不定。

  即便躺着从房间一隅里窥伺外界,也一样洞若观火。

  我非常喜欢。

  

  树木和建筑漆黑的剪影,映衬在路灯橘黄色光芒之下,柔软又慵懒。

  身边的石切已经睡了,非常早地。整个室内就只能听见时钟规律的跳动声,和身边男性均匀的呼吸声。

  然而我还是睁大眼睛,从那被掀起的一角里幻想外面的世界。

  ——非常,非常强烈地,想要从他的怀抱里暂时逃离出来。

  并非出于厌恶或害怕的情感。相反,热恋的甜蜜烧灼着我。

  

  年轻的身体,渴求爱的同时,还会渴求许多别的东西。

  热汗、卡路里、性。

  ——无一不是美好的东西。

  在我生命抽枝长叶的同时,一些隐秘的快乐也渐渐显露。赋予生以希望、憧憬,以及用不完的精力——而这在成年前,无一不是被禁止的,乃至与可耻划上等号的行为。

  

  我在此处,静候了太久。甚至忘却了等待的意义。

  

  从他怀里抽身而出,坐将起来时,心里还有些小小的庆幸。庆幸他不至于抱得太紧,还有足够的空隙让我暂别他的肩膊。

  衣服却蹊跷地不见了。

  裸着身子,暴露在不算潮湿的空气里。就算是夏夜,也照样觉得寒意侵肤而来。

  低头看看他,就算手臂刚被我悄悄推开,搁在一边,也依旧甜甜地睡着——没有弄醒他真是太好了。坐在由男性胳膊构成的不规则三角形里,我反倒进退维谷,不过还是有些笨拙地起了身。坐起来的时候,臀部不经意间碰到他指尖有点湿滑的触感,有点害羞地扭过头,却发现并非是他故意为之的恶作剧——依旧是甜蜜的睡颜,所以并不至于尴尬,脸上的红热也消退得极快。

  

  俯身拾起了他扔在一边的短袖T恤,裤子已经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庆幸自己还留着换洗的内衣,并没有太多犹豫,套上了他的衣服。T恤衫掠过脸颊的时候,依稀还能辨别出他的气味,混合着洗涤剂的清爽味道,并不算难闻,反而有种让人怦然心动的错觉。

  我把这归因于大脑因恋爱而产生的空白,综合了我对他一切无法言说来源的好感和信赖。

  

  石切的衣服……果然,非常的大啊。

  和大太刀体格非常匹配的,令人安心的尺寸,当下却成了我的麻烦。

  坐在梳妆台前,发现衣服不成体统地大了几个号。看着白色领口毫无顾忌地落下去,露出文胸淡粉色的肩带。就像是被装进袋子一样可笑。

  无奈地笑了起来。

  

  肩膀却在不经意间落上了重量。

  啊……是石切丸啊。

  伸过右手,微微侧身,握上他落在我左肩上的手掌,刚想转头,却发现他已经顺势把脑袋搁到了我手上。虽然并无索吻的意味,也不是第一次这么亲密,但这样的距离,还是未免让人有点脸红心跳。

  镜子里,他的笑容恬静又骄傲,稍稍有那么一丝孩子气的俏皮——这注脚也是顶可爱的,可爱到让我无法指责他刚才装睡,又趁机吃豆腐的恶作剧心态。即便作为我恋人的“他”,平常给人的印象都是强势,甚至傲慢的,但私底下相处时,却会暴露出这么不正经的一面。是的,不瞒你说,就算是在所有名为石切丸的群体中,有这样的个体存在,也同样让人惊讶。人类的认知和体验,佐以情景及假设,就足以形成对一类人的刻板印象,但要区分个体之间的差别,还是需花上一些功夫的。只是,我知道,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我就已经认定了他是与我结缘的人。并没有什么理由,只是飞快地坠入了爱河。两个人都是。

  我第一次恋爱时,大概连他身高的一半都没有——当然,现在这个状况也不见得改善到哪里。出门被错认为是父女,祭典时,也曾因为他只愿帮我买儿童款浴衣怄过气。按理说,我和他相恋,并不是太容易收到祝福的类型,只是他死守约定,我期盼成长,两个人固执到一块去了,并不觉得辛苦。

  

  “衣服呢?”我直截了当地问。

  “洗了。”——收获的几乎是更简短的回答。

  “其他衣服呢?”

  “洗光了。”

  “——石切丸!”乜斜着眼睛望向他,似乎是察觉到我目光中的不满,他反倒“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空气中飘荡着不净之气,所以除去身上的不吉也是必要的吧?”

  但绕到我耳边的石切丸,随即用让人耳根发软的声音说:“再说,要讲穿衣服的话……我最喜欢当年你穿的那条薄荷色裙子,其次是巫女服。当然,最喜欢的,还是你什么都不穿。”

  把他的脸往旁侧推开,我正色地岔开话题:“想吃泡面。”

  言罢,石切丸也并不言语,只是直起身子走进厨房,紧接着传来一阵开柜子和翻东西的声音。

  “不好意思,泡面没了。”从门框边伸出一只手,捏住两只玻璃杯的杯壁晃了晃,“——要来杯牛奶吗?”俄而,披着浴袍的石切丸,把其中一只杯子换到另一只手,顺势把背靠到了门框上。

  “晚上喝牛奶是小学生的专利,我想过大人的夜生活。”忍不住撒起娇来,见他一副表情复杂的样子,我又连忙补上一句,“你不想去的话,我一个人出去也可以哦?”

  “那穿我的衣服去,作为晚上还要吃垃圾食品的惩罚。”似乎是想逼我知难而退,他提出的条件几乎是威胁性的,眼睛却还含着笑。

  我看着他的眼睛,收起撒娇的姿态,只是安静地笑笑:“没关系,我只要买泡面就可以了。”

  而石切丸只是沉默地望着我。

  ——并不是生气,只是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的。

  移开目光,我捻着领口的布料随口问起:“石切丸,你说,夏天晚上,最舒服的事情是什么?”

  被这么一问,他反而认真思考起来。

  “夏天晚上,最舒服的事情,就是坐在自行车后面,被晚风凉凉地吹着。”并不等他回答,我就缓缓道出自己的答案。

  “车库正好有一辆,不介意的话,要载你去吗?”他马上心领神会。

  我颔首微笑,正准备起身走动,石切丸却从衣柜里拎出一条咖啡色熊耳卫衣,二话没说就帮我套上了。见我不解,他利落地帮我拉上拉链,眼睛一抬,淡然又狡黠地解释:“哦呀,我只说过你要穿我的衣服,又没说要穿几件。”

  

  被吱吱呀呀的老式自行车载到便利店,却发现常买的那个口味卖空了,不觉有点失落,石切丸却安慰我没关系。不过毕竟第二选择还有很多,所以也不算白走一趟。

  回到家却被神神秘秘地叫到厨房,在他打开柜子,给我看还有整整一箱那个口味的泡面时,我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刚才不让我吃?”我既惊讶又嗔怪地拉大了嗓门。

  “节度第一。淑女在晚上才不吃泡面,哪像我家的小妹妹,一天到晚说要做大人,半夜了不好好睡觉,还要爬起来吃泡面。”他把杯面举在半空,闭着眼睛,像说教一样慢条斯理。

  “明明自己藏了这么多!”我不服气地伸手去够被他举得高高的杯面,却好像一只笨拙的猫,只能徒劳地挥舞爪子,连小鸟的羽毛也碰不到。

  石切丸睁开眼睛,歪着脑袋耸耸肩,“真是的,拗不过你。小心长胖。”说着就把杯面递给我,顺便飞快地刮了刮我的鼻子,随即便转身去烧水。

  

  坐在能旋转的高脚椅上,把最后一口汤汁也咽下肚去,施施然把叉子塞进盒子,扔进垃圾袋。石切已经不失时机地从后面抱住了我。

  “干嘛?”

  “你一杯面下肚,我还饿着呢。”他声音低沉,有着难以掩饰的性感气息,完全是一副大猫撒娇的慵懒姿态。

  “还有那么多面。”我只是平静地装着傻。我知道,以他的执拗,绝对会给予有力的回击。

  “不行,吃面不饱,要吃掉你才行。”不出意料地被他扭过脸,我闭上眼睛,唇上轻微的触感传来——咦,好像有点不对?

  虽然明明靠得那么近,完全是接吻前的准备仪式,但他只是用食指指腹轻抵我的嘴:“我说过——我讨厌你晚上吃垃圾食品。”

  “明明是更喜欢有奶香味的吧?就像我当年第一次吻你时一样。”并不给他留情面地轻语道。

  石切丸不禁莞尔,“哈。为了长高,喝了不少牛奶吧?”

  “是呢,这辈子都不想喝了。”

  “会长不高哦?”

  “现在这样子就够了,能被你托在臂弯里的大小,正合适。”


  “幸福的时光那么短暂,”被他按倒在床上时,我不禁感慨道,“真让人害怕是假的。”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也是我要看着老去的。”黑暗中,那个男人如此回应道,比起伤感,更像是向着不可知的未来许下诺言。

  我知道,我欢欣鼓舞、欢送离去的时间,终有一日,也将成为我害怕失去,却又抓不住的东西。只是,在此之前,祈愿岁月不要惊动,还酣睡在甜梦中的人儿吧。


PS:这篇是拖了很久要给羽姐 @Soligo的糖,但是写着写着,就有点被我写成玻璃糖的感觉了orz

*爱是对双方的打磨。可能玻璃渣体质如我,从来就不承认甜甜蜜蜜的小情侣能笑着走到最后。所谓的默契,其实说到底,只不过是一方对另一方的迁就罢了。或者换句话说,爱情对双方而言,都是一种磨损,是能不动声色地把一个人打磨另一个样子的细水长流。

*这篇里的爹婶照理是叔萝配,至于他们是怎么喜欢上的,实际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爱情来得像龙卷风的那种?……【不,不能烧烧烧】婶婶的设定在以前的文章里有,有兴趣可以翻翻看www

*R18部分动工中,写得出我会改标签的

评论(17)
热度(82)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