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石切婶】御币 鲷鱼烧 茄子

*题目来源于群里的三词挑战~

*第一人称注意


  “不要动,我会手抖。”背后传来石切丸咽下口水的声音,不难想象,他现在面临的是何样尴尬的局面。员工更衣室狭小的空间里,却满是让人想要发笑的氛围。

  把“来打工吧!”当成卖点的咖啡店,真是了不起的发明。

  突然,他像做完一件大事一般,长舒一口气:“——好了。”

  强忍身体因憋笑而发颤的不适感,我晃了晃腰后那个沉甸甸的大蝴蝶结,还是忍不住赞美道:“石切丸打蝴蝶结的手法,果然很好呢。”

  “过奖了。”他刚想直起身子,却发现我已经在一层一层数裙子的层数了。

  被一把抓住。连刚掀起来的那几层,也被他顺势捋了回去。“假如被人误会,是在做糟糕的事,就不好了——”他瞬间紧张起来,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贴着我的耳朵强调。

  “只是帮忙打了个蝴蝶结!”我连忙争辩道。

  石切丸面露难色,话锋一转:“话虽如此,但他们给幼女穿这样的衣服,真的不怕遭天谴吗?”

  “跟着进来,不加阻止,又帮打蝴蝶结的近侍,同罪哦。”

  趁着他发愣的间隙,我赶紧从门口钻了出去。

  ——带猫耳的女仆装,除了裙子有点短以外,还是很可爱的嘛。

  

  被委托了去更衣室,取放在寄物柜顶的鸡毛掸子。虽然没有椅子之类垫脚的东西,但好在并不是每个寄物格都名花有主。右下方格子数量尚多,中段也应足够,只是上方的空余处,离得有点远。粗略地估算了一下,以我的身手,依靠这些敞着口的格子,应该还是能达到的目的地的。

  我开始徒手爬寄物柜,起初的难度并不大,按部就班照着脑内规划过的路线,一路爬到位居中上方的位置。我突然发现有个虚掩的格子里,某个长条状的东西蹊跷地占着很大的空间。

  “奇怪,这家的鸡毛掸子是纸做的吗?”我对着半路偶然搜刮到的道具,疑惑地自言自语。

  不过既然已经提前拿到了,就地试试效果也是不错的吧?

  然而,看到单手挂在寄物柜上的我时,石切丸的下巴简直要落到地上。

  

  被教育了一番不该乱爬寄物柜,还顺带演示了一把御币的正确用法后,石切丸不知从哪抽出一根黑色缎带。

  “是我不好。”他皱着眉头,拉过我的手腕,在上面打出一个端端正正的蝴蝶结。“工作的话,我会拜托店长的。你只要负责不弄散这个结。”

  

  鹿毛模样的木质摇摇马,被安置在店铺一隅——本来应该是用来当布景的,它的尺寸对成年人来说,有些过于迷你了,但于我而言,还正是恰到好处的大小。

  挂着印有“吉祥物”标志的名牌,我眯着眼睛坐在摇摇马上,享受着被放空的午间时光。

  换上燕尾服的石切丸,觉得这还不够,于是我身上又被贴上一张“禁止触摸”的便利贴。

  

  “小妹妹,女仆,不应该是要干活的吗?”有人来搭话了。然而……好困。

  “……可是店长说,我是吉祥物哦。”我打着哈欠,懒洋洋地摇着摇摇马,并不打算从上面下来。

  “那果然还是女仆吧?假如给你这个,你愿意为我服务吗?”来人却依旧不死心地询问着。

  “嗯——?”我仰着脑袋,睁开一只眼睛。

  波板糖啊。

  固然,收了礼却不动,不是什么好的待客之道,但是,让吉祥物放下自己的工作,跑去照顾客人的范例,也确实鲜有。更何况,我现在可是有猫耳的女人,哼哼。握着波板糖,依旧赖在摇摇马上,皱着眉毛,努力思考人生的我,如是踌躇着。

  

  “需要帮助的话,请到这边来。”石切丸的声音蓦地传来,虽然依旧温文尔雅,却透着十足的威慑力,害得我的瞌睡虫,也在顷刻间溜走了不少。

  几乎是被按到座位上坐好的客人,大概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服务吓得够呛。

  “哦呀,该怎么说呢?”石切丸慢条斯理地解释道,“确实,本店因人手不足而招待不周的地方,我需要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所以,区区一点小心意,还望您海涵笑纳。”

  

  石切丸端出来的是……

  巨大的鲷鱼烧。

  大到离谱程度的,巨大鲷鱼烧。

  食客发出了令人发怵的绝望声音。

  “要一点不留地,全部吃掉。”如果说,刚才石切丸还耐着性子,那么,他现在补上的最后一句,已经是明晃晃的威胁了。我甚至能感到,从地板上传来的,颤抖的声音。

  御神刀大人啊,也是有可怖的一面的嘛?

  啊,总之感谢神,赐予我安详的午后。

  …………

  

  

  “可是,为什么咖啡店打工的回礼是茄子呢?再怎么说,也应该给个像石切丸一样绿色的蔬菜吧?”我挥舞起手里一大一小两个茄子,好像演唱会上粉丝高举过头的荧光棒,侧过脸,征询身边石切丸的意见。

  顺手接过两个茄子的他,一本正经回答道:“因为你还是未成年。”几乎是标准答案一般,反倒显得有些无趣。

  “我们两个都是未成年吗?”我穷追不舍。

  石切丸睁大了眼睛。

  “鲷、鱼、烧。”我静静吐出那三个像魔咒一样的字。

  “请别提那种事了。”他语气意外平静,脚步却不自觉快了起来。

  抬手看看手腕上,他帮打的漂亮蝴蝶结。“……明明害羞的时候也很可爱。”我嘀咕着,快步跟上前去。

  ——果然,该向他请教下蝴蝶结的打法了。


PS:熬过期末,马上又是一条好汉(不

好像很久没写东西了?正好趁着三天假期稍微产一些www

顺便今天抢到了难穿的和服,觉得自己的手速还是可以的!

站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爹爹的机动由我补上!(快滚)

评论(5)
热度(28)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