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石切婶】爹爹婶婶是味痴 (1)鸿门宴

大概是两对爹婶的故事,有一对是味痴2333

答应写糖


  被邀请来参加晚宴的我和近侍石切丸先生,有点拘束地坐到小桌子的一侧。

  虽说是私宴,但规模也太小了些……吧?

  看出了我的疑惑,这个本丸的女主人慢条斯理解释道:“因为,我们的口味,比较小众……所以,就不兴师动众,喊上整个本丸了。”她端着茶杯微笑的样子,慈祥得像个老奶奶,真是无比祥和的氛围。

  “真的很巧,能碰到也这么喜欢石切丸的人,感觉很有缘。”

  对面的神官先生和善地点了点头。自家的石切丸好奇地朝我望了望,想起当初跟他交代的所有注意事项,让我有种小情侣千里迢迢来见父母的错觉。

  

  “虽说男主外,女主内,但我只会乱炖,让你们见笑了。”难掩娇羞的她,抬手捂起脸。

  我连忙奉承道:“没事没事,乱炖营养好——我家的经常被我用乱炖灌饱!”

  “是啊是啊,好期待。”他随口应下,眼睛却已经盯着那个被蒸汽顶着,欢快地唱起歌来的锅盖。

  “嗯,不嫌弃就好。那就麻烦你了,石切丸。”握着筷子,一脸幸福笑起来的审神者,真是本丸绝佳的风景。

  然而,随着她的近侍揭开锅盖,惨不忍睹的景象霎地刺入我们眼中:仿佛是大号虫卵一样棕褐色的椭圆形物体,被剁成不规则形状的块状物,还有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残肢,正畅快地在散发着刺鼻味道的汤水中上下翻滚——完全是地地道道的黑暗料理锅。

  暗暗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石切丸,他虽稍有迟疑,但仍自觉地向锅里伸出了筷子。根本不需要我使眼色,果然是识大体的男人,在内心默默为他掬上一捧感激的热泪,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实在令小女子佩服不已。石切丸大人,您就安心去吧,回去之后,你的那份草莓大福,我也会让它在我胃里,一并安息的。神啊,感谢您的慈悲,感谢您为我送来石切丸。

  然而,“咚”地一声闷响,让我内心的小确幸迅速土崩瓦解。低头望向自己碗里,一颗深棕色的大丸子滚落其中,红黑色的汁液,在雪白的碗壁上留下触目惊心的可怕印记。不知为何,我突然记起科普节目里,埃及的圣甲虫,宛如大力士一般,只身托起明日太阳的情形。抬眼就看到身边那个他,一副奸计得逞的可笑嘴脸——说好的,你是御神刀呢?神明大人,我想要退货。

  

  “啊,真羡慕你们……甜甜蜜蜜的,真好呢。”对面的女孩子,眯起眼睛笑起来,露出好看的雪白牙齿,顺带揪住了边上那位石切丸宽大的绿色衣袖。刚想发作,却被这一句“羡慕”猛地打断了,我蓦地一愣,心头一寒,脸上倒不自觉涨红起来,连身边原本散发着幸灾乐祸气场的石切丸,也不好意思地挠起了鬓角的头发。看看别人,再想想自己,居然有点后悔居然带了我们家的这位来。

  明明是想嫁祸于人,却被错误地解读成秀恩爱,不过,这记闷棍,我还只能照单收下。颤抖着握起筷子,我艰难地咽下口水,舌头飞快地润了润有点干涸的嘴唇,然后闭着眼睛,猛地朝丸子戳去!

  ——“咕咚”,丸子划出美妙的弧线,从碗里飞也似的逃逸出去,“啪”地掉在地上,砸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汤汁陨石坑。

  “啊啊啊,不好意思!我真是太笨手笨脚了!我、我……”我故意大惊失色道,顺带让筷子也“不幸”地掉到了地上。

  连忙摇着手,露出毫不在意的抱歉笑容的另一位石切丸,殷勤地打起圆场:“东西,还是要多煮煮才够味,刚才那个肯定还是生的。没在你们来之前,提前就煮好,是我们招待不周。请不要在意。”他话音未落,女主人已经周到地帮我把碗筷都换成了干净的。

  

  我得意地晃着脑袋,用一副胜利者的表情,偷偷瞟了自家石切丸一眼,刁钻地用干净的筷子,轻敲新换的瓷碗,仿佛是在提醒他,别忘了自己筷子上沾着的古怪液体。他有些尴尬地握着那双沾染了不洁的筷子,放也不是,拿也不是,犹豫片刻,正准备开口向主人家提出什么意见,我就抢在他前面大声喊道:

  “你看,我家这个都饿了!有没有什么让他垫垫肚子!”

  一旁的石切丸,用一副吃了苍蝇的惊讶表情望着我,半张的嘴,因吃惊而吐不出任何一个音节。

  “啊,小点心吗?”她恍然大悟,“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呢。麻烦你,石切丸,请端过来吧。”

  

  那位石切丸端上来的,是煤黑色的,有着人类的想象力根本无法企及的怪异形状的,还汩汩流出像醉酒之人吐出的恶心混合物的,不知道是什么生化武器的奇怪物质,我甚至难以辨别那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的。

  “你听说过熔岩蛋糕吗?虽然我只是听说过,没见过实物,但是能自己做出来,也很了不起吧?有种让都市传说变成现实的成就感呢。”

  忍着头皮发麻的恶寒感,我依旧两眼放光,魔愣地拧下一块生化武器,满脸都是报复的喜悦。“来,张嘴,我喂你。”

  “不……不,我自己来吧?”他告饶一般皱起眉毛,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两手挡在脸前,仿佛和我之间隔着一面无形的墙。

  “真的好甜蜜呢!真羡慕喔!”友军不失时机地补上一刀。

  “来嘛,啊——”我不依不饶,他也只好配合地小声“啊”起来。抓住时机,揪准空隙,给他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突然袭击,整个地塞进去——成功上垒!啪啪啪!

  

  “据说加辣椒,能让机动提高呢,我家的石切丸,很喜欢这道甜品的。”对方完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纯真表情,完全不能想象,她是怎样在厨房里胡闹的。甜品?等等,她、她的石切丸喜欢……?

  面不改色……甚至可以说,面带微笑地吃下去的石切丸,我已经难以估量他的肠胃功能,进化到了何样可怖的程度。同样让人害怕的是,他的那位审神者,也一脸幸福地,小口咬着自己的杰作,似乎并没有任何毒副作用在她身上显现出来。

  扭头望了一眼身边的近侍,我瞬间有点后悔。

  他咳嗽着,大口喘着气,仿佛能感觉到炸药包在他喉头引爆的声响,“感到了……机动的提升——!”我的石切桑,手扶着地面,吃力又违心地赞扬道。

  “……我不行了,我已经饱了。”遭遇生化打击的他,吐着舌头,睁开一只眼睛,委屈地冒着汗,在我耳边失神地嘀咕道。

  “不行,你得挡着!放我一个人的话,我会暴毙的——!”我压低声音,一脸紧张地想把他从战线崩坏状态拉回来。

  他像收获什么指令一样扭过身子,从沸腾的锅里,舀出一勺混着各种异物的黑暗料理,“哗啦啦”都倒进了我碗里,“……你不吃下去……我不会……原谅你的。”石切丸眼睛朦胧,机械地抽动着脑袋,用只有我才能听见的声音威胁道。而不远处,又传来了“他们好甜蜜呀!”的欢呼声。

  

  我在做一件事,这件事,名为用黑暗锅自戕——没错,这是自杀行为,毫无疑问地。碗里那冒着黑色泡泡,聚集了这个星球亿万年恶意的,不可名状的团块状物体,像受到核辐射的怪胎一样花枝招展地卖弄着自己。

  “且慢。”柔和的女声,打断了我。“果然还是那样比较好吧?石切丸?”她转头征询搂着她的石切丸——啊,这两人,是什么时候腻到一块去的!

  “哦, 你说那个啊?”对面的御神刀大人,意犹未尽地笑了起来。

  “怎么,还有什么菜没上吗?”我开始慌了。

  连忙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的她,颔首微笑道:“祈祷会让食物变得更好吃呢。”

  “是啊,那接下来就让我为您祝祷吧。”挥动起御币,散发着神圣又柔和光辉的石切丸,一脸正经地开始了他的法事。

  “那么,请吧。”她诚挚地向我发出邀请。

  

  我,举起了,碗,如手捧,千斤之物。

  泪眼模糊,求饶似的望向还忙着晾晒舌头的石切丸,却发现他一脸幽怨地剜了我一眼,脸红得像刚收获的西红柿。纸巾干脆被他叠成了御币模样,戳在筷子上,像摇旗一样快速而小幅度地挥舞着——这根本不是在祈祷,是在举白旗!

  “啊、啊?你怎么哭了?”对面的审神者慌了神,丢下筷子,关切地倚靠过来。

  “是……”我捂住鼻子,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是、是幸福的眼泪。”顾不上形象,我“唰”地抢过自家石切丸手里的纸巾,擤着鼻涕哽咽道。



其实是给橙哥的贺文~不过已经拖得生日都过了orz。

要求婶婶是味痴,一开始也有想过婶婶味痴+爹爹很会吃这样的组合,后来觉得两个味痴很和谐就2333,还想继续写写他们的故事(还要糟蹋多少食材啊,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9)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