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石切婶】【存梗】喵切丸和石切猫

猫耳爹和爹猫(写了一点点)


  真糟,你的本丸来了一只石切猫。

  这猫,一副颐养天年,想要把主人家吃穷的样子。

  “实在是……太肥了!”你都忍不住腹诽起猫的前主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伙食,能把猫吃成这个样子啊。

  况且,这猫也真的是……

  长得太随便了。

  “有点像石切丸呢,是吧,主上?”短刀们对小动物的长相倒是很宽容,殊不知又多拉了一个下水的。

  

  真好,你的本丸还有一只喵切丸。

  说是喵切丸,其实也跟其他石切丸没什么两样,为人祈福,祓除不洁,不正是他每天会做的事吗?也会按时进行加持祈祷的法事,被打扰会炸毛。甚至,依靠对食物强烈的探索欲望,偷偷吃掉你放在冰箱角落里、贴上“吃了这个会遭天谴”便签的焦糖布丁的,也是他。

  这是一只再正常不过的石切丸,除了……多了一对猫耳。

  

  你望望臭着脸被摸来摸去,还岿然不动的石切猫,心中不觉有点小小的崇敬升腾而起。然而,你依旧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措辞去称赞这坨棕白相间的物体,但看喵切丸和他相处良好,你吞了口口水,从喉咙里挤出这样一句话:

  “这孩子……嗯,那个……是那种——对,灵力很高的类型吧?”你重重地、有点夸张地吐出“灵力很高”这几个字眼的时候,内心已经佩服起自己的急中生智了。

  喵切丸不明所以地停下手里的活计,转过头来,用漂亮的蓝紫色眸子看了你一眼,接着他用很笃定的表情,重重地、有点夸张地点了点头。

  

  

  

  

  

  

  

  

  换季时候 空中飘的都是爹的毛

每根毛都带着爹的神力 所以换季时候爹超虚弱

于是找婶婶填充一下灵力

步履阑珊的爹用最后一口气拉开婶的门

爹太重背不动 只能在门口开始补魔了

结果猫黄瓜条太厉害,婶婶临阵就怂了←_←

婶婶表示:你给我在这躺着,我等下再过来喂你

爹无力地笑笑,然后满心欢喜地趴着等婶自己送上门←_←

结果婶婶回来,手里抱着爹的一大撮毛:“听说这个也有神力,吃下去的话,也能补魔吧……”

papa:——啊?

然后就被婶婶塞了一嘴毛



评论(3)
热度(12)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