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石切婶】触手play???

橙哥说要看触手play,我也觉得路过的野生触手的设定蛮好玩

开完车还可以把触手剁吧剁吧吃了

触手正在享受无与伦比的地位时并没有想到旁边两位满脑子完事之后怎么吃它(x

↑来自橙哥供梗

烂尾,作者这车开得歪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章鱼八只脚里,有一只是生殖器喔~你吃到的该不会是那个脚吧?”审神者用猫一样的坏笑,瞄了眼被章鱼烧烫到的石切丸,后者则顺势抢走了她手里的柠檬水。

  喝完水,喘了口气的石切丸,脸上还心有余悸地挂着无奈的表情:“所以呢?”

  审神者反而故作忸怩地捂起了脸:“你完全没有get那个点嘛~我的意思是说~嗯——嗯——爹爹你懂的~”

  “我不懂。”石切丸毫不在意,也许他本身就没兴趣参与审神者略带黄色意味的话题,他手里的牙签倒是已经戳向第二个章鱼丸子,“要是有壮阳功能的话,”吸取前回教训的石切丸,一手护着章鱼烧,一边殷勤地吹起风来,“章鱼早就要被吃得绝种了吧?”

  “讨厌啦,爹爹你怎么能这么淡定地开黄腔呢~真的不需要给自己做个净化吗?”见石切丸不理自己,审神者殷勤地凑了上来,张嘴就从他手里咬走了那颗晾凉的丸子。

  “诶……”横遭审神者夺食的石切丸,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审神者嗫嚅着嘴,故意嚼得很大声,末了还要不客气地补上一句嘲讽:“机动太慢啦。”

  石切丸一脸嫌弃:“我说你啊……”

  “比起章鱼脚,果然还是爹爹的美~味~棒比较好!”意味深长地强调着“那个词语”的审神者,对于接下来石切丸将要发布的说教心知肚明,所以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先发制人,在吃了一把石切丸的豆腐后,飞快地绕过榻榻米,逃到了另一间屋里。

  章鱼烧被抢走,又再次惨遭审神者抢白的石切丸,皱起眉毛盯着发出巨响的移门,没大没小的女孩子最难对付,等等……刚才她是不是摸了什么不该摸的地方?

  捏了捏肚子上的肉,石切丸轻叹了口气,被养得太好了,不知不觉已经长了一圈肉,虽然作为最早达到足够练度的刀,留在本丸陪审神者吃吃喝喝也不是什么坏事,但这么舒适安逸的生活,总让他在独自安静时,思考是否有好好尽到武器的本分。

  说着又把剩下的章鱼烧都解决了的石切丸,仰着脖子呼出一口满意的热气。(所以你的本分呢?!)

  收拾完章鱼烧的他,想起刚才跑丢了的审神者。虽然有找人并不是自己强项的自知之明,但毕竟审神者跑出去半天不回来,本丸又大,石切丸担心她像之前一样犯路痴,到时非但晚饭容易没着落,还会被提乱七八糟的补偿要求,所以还是勉为其难地出门找她了。

  默念着平常心,翻了几间屋子的石切丸,还是扑了个空。审神者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说不定又跑厨房去鼓捣那个章鱼烧机器了。庆幸着吃货思维有能力把他引向正确答案,打开门的石切丸却吓了一跳。


说着我马上查了下章鱼烧机器,然后把自己馋了下,接着这文就没下文了。



评论(7)
热度(46)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