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R15】【石切婶】手入

*负能量产物

*病娇婶婶(?)



  “神刀坏坏哒,”双手覆上他还未擦尽血污的脸颊,用一侧拇指轻扫尚未结痂的伤口,抹开的血花,像油彩一样晕染出漂亮的痕迹,一如他眼角凌乱的红,“趁着手入就可以不上战场吧?”我笑着眯起眼睛,把脑袋架到他肩膀上,眼神迷蒙地扫了眼墙上。

  “呵呵,七十多个小时呐——你真厉害,败家子。”我转过手腕,翻手查看刚才沾到右手拇指上的血污,“不过,不好意思……没有多余的加速札留给你了。”慢条斯理地靠在他耳畔低语,顺便把刚才沾到的血,擦到他尚且白净的后颈处。同适才玩弄他脸上伤痕一样,只是力道用得更大些,手指侧腹推动皮肉,混杂着油腻的汗液,极细微的褶皱得以形成——嘛,果然就算外表看上去已经完全是成年人,他毕竟还在细皮嫩肉的年纪,正是鲜嫩欲滴,毫无松弛和腐败的迹象。虽然自知没有折断他颈椎的才能,若可以留给他苦楚的体验,自然也是再好不过。

  石切丸“嘶嘶”地倒吸着冷气,满身疮痍,连体力都消耗殆尽,假如是普通人的话,现在晕过去也不觉怪。但是,你是付丧神啊——是刀剑的付丧神呢,清醒而疼痛的时间,还很漫长,留予我戏弄的时间,也同样漫长。

  “待在我身边不好吗?”说话间,把手指上没抹干净的血液,统统顺势蹭到他那件绿色的狩衣上——反正脏了也是脏了,不怕再多这么一点。血液的甜腥气息,混着衣物上长久依附的檀香味,仿佛有种能让人安静下来的魔力。

  他破破烂烂的样子真可爱,身上满是刀口子。让人忍不住想好好疼爱。

  “你不是她。”他悻悻地背过脸去,眼角有灿灿的泪光闪过。

  “她已经坏掉了呀……因为过久的等待,和永远得不到回应的呼唤,坏掉了呀——都是,都是因为你这混蛋,不是吗?”尽管喊着混蛋,语气却丝毫没有变化的我,眼神真诚地望向他。“不过我一点都不怨你,毕竟,我可不是她呀——那个为你把眼泪流干,又为你身负污名的她。哈……差点忘了告诉你,她之前等你的时候,可是日日夜夜都盼着与你肌肤相亲呐。听见这话,你该高兴吧?毕竟以前,你连她的手都摸不上。”

  从鼻子发出自嘲般的哼笑,转过头,用既不是怜悯,也不是厌恶的复杂表情,看着我的御神刀,眼睛水漉漉地湿润起来。

  “所以,亏欠她的,补偿到我身上就好了啊——”我闭上眼睛,自慢地凑近他那有点干燥的嘴唇,然而并没有收获意料之中的回应。“我说的不对吗?”睁开眼,缩回脑袋的我歪过头,盯着石切丸异于常人的紫色眸子,仔细端详起来。白瞳孔还是那么好看,不觉让人想起装在金属盒子里的水果硬糖,极有舔一舔的冲动。

  “容我拒绝。”

  “唉,真是傲慢的神刀大人呀,明明已经到了这幅田地,跪着向我告个饶的话,说不定就原谅你了。”我打趣道,顺带把自己搬得离他远些,掖好衣角坐正了。“再不济,来我怀里撒个娇也是好的,不是吗?”我对他摊开了手,笑靥如花。

  毫无反应。

  

  盯着他的脸。

  盯着他的脸。

  由切割空气产生的薄刃,掀起轻微的气流变化,笔直而锋利地刺将过去——新鲜的血液,顺着前一刻刚被剖开的缺口急遽淌出,如同恰逢凌汛,河流漫漶。

  “你……!”同样深浅,同等距离,毫厘无差地,在另一半脸颊划出一道同原先伤痕对称的口子——他自己便是用刀的高手,这种程度的威胁意味着什么,自然是熟稔的。对于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卸掉他几条胳膊、几只脚,或许都见不到什么成效,但对内行中人,点到为止,就已经足够了。

  “现在,知道早先埋伏你的人,是谁了吧?换句话说,就算我要把你扒个精光,也不需要动一根手指。我可是替你顾及到了她的感受,省得她心心念念的御神刀大人输得太惨,连最起码的尊严,都要被人踩在脚底。”

  “我现在,只能确信一件事。你确实,不是你了。”他瞪了我一眼,随后又把目光移到了别处。

  “看着我!”即便不经我手,借助挤压空气强制拧过他的脸,也能感到反抗的迹象。嘁,总是喜欢上这样的类型,也是没办法的,不过我并不介意拧断他的脖子,毕竟,就算不借助御守,能活过来的方法也有很多。死一次,死两次,还是死上千千万万次,事态才会有所转折呢?在知晓答案之前,一切都是概率论给出的一个清晰但又充满疑团的数字。然而,就算是我,偶尔也想试试一杆进洞的感觉。

  “奉劝你,不要惹我生气。石切丸的替代品,多得是,光这个本丸就有……唔,当然你不介意我对什么都不知道的‘他们’下手,我倒是可以趁早给你个痛快?”挑了挑眉毛,我依旧含着笑,挑衅道。他的死穴是什么,我很清晰地知道着,一如他从一开始就知晓我有多恶迹斑斑——从“那个人”口中。

  他生气得几乎要发抖,就像刚被端上桌的焦糖布丁,真可爱。在舌尖跳舞的话,一定非常可口。

  

  目所能及的每一处伤口,都干净利落地漂亮着,每一寸被割破的皮肉,都适时适地吐露出妖艳的红色。我的手指流连其上,石切丸的肩胛骨,真是异常美妙。  

  “明明那个晚上,像发情的公狗一样管不住自己。你是怎么窃取那些好孩子们的喜爱和尊重的?——真可疑呀,你的胁差小朋友,知道了可是会哭的吧?还有那些又傻又笨的后辈,连腥都不敢偷,据说,还是受了你的教导?”

  “还请您……不要这么说。”他的眼睛,隐没在阴影里,看不清究竟是何样的表情。

  “哟,看来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榆木脑袋呐。那么,要吻得深一点哦,既然决定了要做小偷,就要从我这里,偷到足够多的东西呀!”

  

  “石切丸啊,按照约定,再逃跑,就打折你的腿,敢看别人,就剜掉你的眼睛……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并不像是在回答提问,他只是兀自摆出谢罪的姿态,把额头磕到地板上。“对不起,没能拯救你……是我之过。”

  我转身推门出去了。

  

  手里,是遍体布满符咒的大太刀本体,白色的刀鞘被贴得几近看不出本色。“你都不是刀了,还留着这鬼玩意干啥。”我小声嘀咕道。

  有点落寞地拔刀出鞘,毫不留情崩裂符咒的我,映着月光,举起那把刀。狭长的刀身美丽而通透,有着经年不变的沉稳气节。

  一声轻叹,左手的鞘,右手的刀,一应化作银白色光点,似萤火虫逡巡不去,我深吸一口气,像吹散蒲公英一样驱散它们。光点如星辰般,绽出闪亮的光辉,继而消弭于夜空。

  “多久我都陪你。”

  “反正,时间多得是。”

  自言自语着,我抱膝贴着门框坐下,抬头正好能望见屋檐下漏出来的星辉,星子们一个个又大又亮,像一粒粒饼干屑,粘在天幕上,忽明忽暗。

  房里隐隐传来了啜泣声。


评论(8)
热度(54)
  1. 姚梓睦芙酱是父嫁hentai 转载了此文字
  2. 刀剑乱舞乙女向博物馆芙酱是父嫁hentai 转载了此文字  到 daojianyinvr18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