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石切婶】洋葱 豆腐 学校

嗯,群里的三词……


  “有那种……嗯,能当甜点吃的豆腐吗?”石切丸把塑封过的菜单翻得“唰唰”响,好奇心驱使他不停问出各种指向不明的菜色,但这家小店菜单的容量,显然还不足以满足他的需求。

  眼见着后来的食客都一个个完成了点单,自己这里还举棋不定,忍无可忍的审神者当机立断唤来了侍者:

  “麻烦来一份牛肉盖饭定食!”顿了顿,小姑娘一把抽掉石切丸手里还在翻看的菜单,“还有,请帮我身边的这位先生也来一份一样的,不过请换成大份的。”

  ——好在石切丸吃什么都幸福感爆棚,这也让审神者觉得抢走他菜单的罪孽轻了几成。

  

  在后续加点的炸鸡块、厚蛋烧和凉拌豆腐被陆续端上桌后,审神者发现午餐的人群已经散得差不多了,或者干脆直白一点地说,只剩她和目前正准备用勺子向豆腐下手的石切丸了。

  意识到审神者笔直地射过来的目光,石切丸不好意思地放下手里跃跃欲试的勺子:“——怎么,我嘴上粘了饭粒吗?”

  “我希望爹爹能喂我!”仗着坐在角落里不会被发现,审神者扭起身子,往石切丸的方向挪近了些。

  “哈哈,原来如此。”面对审神者有些胡搅蛮缠似的娇嗔,石切丸反而习以为常,气氛并没有因此变得尴尬,反倒什么都像顺理成章地照着剧本在运作,“好,那就来一口吧?来,张嘴,啊——”伸过筷子,亲眼看着等待被投食的鱼,像以往一样满意地合上嘴,做出咀嚼动作时,石切丸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就差等他像以往一样问出“味道好吗?”,刚把东西咽下肚的审神者,就迫不及待地说出一句,让石切丸头脑瞬间短路的“人家希望是更大胆一点的喂法嘛~”

  等他脑袋运转满5秒钟,领悟了少女的意思后,脸上就开始泛红了。但这时,石切丸偏偏还要若无其事用筷子挡着脸,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继续装傻充愣:“——哦呀,是哪种喂法呀?”

  “么么么,这样的啊!”闭着眼睛撅起嘴,审神者腆着脸继续说,没料想迎面就遭遇到纸巾擦嘴的隆重待遇,这让她想到小时候在餐桌上被爹妈一把抓住了,用餐巾擦嘴的场景。

  “——什么嘛!”架开石切丸有力的手臂,少女不满地嘟囔起来。

  “啊啊,弄疼你了吗?可是刚才夹你吃的那口菜,有点汤汁沾到嘴上了……”石切丸反倒不安起来。

  意识到自己刚才满嘴油光的蠢样被看个透的审神者,心虚地安慰起对方:“没事没事,我们继续吃……”

  

  心猿意马的审神者,并不甘心就这样被石切丸蒙混过去,虽然嘴里还嚼着菜,但她的头脑里,却满满当当都是,怎么胁迫对方做出亲密举动的坏点子——啊,只是吃顿饭呢,为什么你的心思要这么密呢?

  俗话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但常败不胜总不是回事,而且石切丸又是这种温温吞吞的性格——跟他的餐桌礼仪很像,你动一下,他动一下,虽然决计不会让你觉得被冷落,但总是少了点果断和激情,抢食的快乐是很难言喻的,它只存在于人与人毫无隔阂的无意识竞争中。然而现在的石切丸,显然还拘束着什么。

  “啊呀,说起来石切丸对自己的味觉有把握吗?”故意挑起话题的总是她,不过显然面对男性,具有挑战性质的话更容易激起兴趣,石切丸也不例外:“要说吃的话,在下虽没有仔细研究过,但这条舌头总不至于分不清牛蒡和洋葱的区别。”

  好像是自信满满地说出了一堆意味不明的话,审神者面色复杂地看着他:“……这两个,好像没什么可比性吧?”

  “是吗?”付丧神显然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毕竟在吃货的修为上,他大概连眼前这位的小手指也比不上。好在他并不在意审神者别有用心的挑唆,只是继续埋头收拾剩下的厚蛋烧。

  审神者立马调转枪头,开始柔声哄骗她的受害者:“石切丸,玩个游戏好不好?”

  “唔,游戏吗?——什么样的?”石切丸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应道,表情却像是不住地在赞美厚蛋烧。

  “就是那个……那个——什、什么,你都吃得差不多了?”审神者大惊失色地喊起来,桌上的小菜眨眼间就消失得差不多了,这让灵机一动,想让石切丸蒙眼猜吃的是什么,顺便搞次“突然袭击”的她,瞬间变得被动起来。

  被她的突然之举惊讶到的石切丸,无所适从地举箸望着她。

  “没事,没事,你继续。”审神者连忙摇起手,示意他不要理会自己。

  

  依旧沉浸在美食中的石切丸,似乎完全不为外界所动地,以自己的步调津津有味吃着饭。“在回学校之前,至少想被亲一下嘛。”把脑袋枕在胳膊上的审神者,因吃饱喝足而显得慵懒起来,百无聊赖地嗫嚅着嘴,用含糊不清的口音念叨道。

  “只是这样的话,没关系哦。”几乎是她的话音正落,耳畔就跟着来了这么一句。再下一秒,她就知道全身的血液,都跟着跑脸上去狂欢了。



评论(2)
热度(37)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