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石切婶】本丸爸爸

*是不是石切都锻不出小乌丸


  听说实装了新刀,审神者开心地带着石切丸去锻刀。

  锻刀房的火焰熊熊燃烧着,仿佛所有可能性都包含在火焰之中了。“锻出新刀来,就让烛台切今晚给加餐!”两眼冒着光的审神者,伸长了手,照着石切丸背上就是“啪啪”两下。“快锻啊!”她拽着石切丸宽大的袖子晃了晃,霎地缩回神刀身后,只露两只眼睛,紧张地注视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石切丸倒是不紧不慢,应了句:“想吃茶碗蒸。”才慢吞吞地把所需资材一一递出,不过,此时他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出于自信而显得过分沉稳,不如说,是因某些事而显得有着小情绪。

  “那你倒是快锻呀!”审神者依旧忍不住敦促。

  “御札呢?选哪个?”石切丸耐着性子,扭过头来询问像壁虎一样贴在他身后的审神者。

  “松?竹?梅?啊——拿富士吧,拿富士!”像甩出一张万元支票般,抽出捂得有些发热的富士御札,审神者握紧了拳头,鼓舞士气道:“爹爹,来个一发入魂!你可是证明我们本丸血统的欧洲之证!”

  “好的,富士是吧?”与此时整个人都燃起来的审神者不同,石切丸语气平淡,接过那张宝贵的御札,背过头着手安排。

  ——反正选哪个,都只有我才是爹。

  

  “小乌丸小乌丸小乌丸小乌丸……”双手合十,闭眼祈祷起来的审神者,嘴里念念有词,俨然虔诚得可以感天动地。然而,她的近侍却像宣布死刑一样带来了坏消息:“哦呀,好像并不是你想要的呢。”石切丸嘴角挂着隐秘的微笑,歪着脖子,指了指“1:30”的倒计时。

  愁云瞬间笼罩了审神者,但她很快就重整旗鼓:“再来一次!这次换这个配比——爹爹,加油啊!拿出你锻大典太光世时的劲头来!这次,请用竹的御札吧。”

  “知道了,我会加油的。”捏着被审神者紧紧握在手心,都有些发皱了的竹御札,石切丸慢条斯理地回应道。

  ——当然,不是在这种事上努力啦。

  

  “啊啊,好像……刚才弄错了一个数字——”审神者听她的近侍叫了起来。一睁眼,不出所料,果然又是个明晃晃的“1:30”。

  石切丸挠挠头,摸了摸他翘起的刘海,最终得出结论:“这……大概是事故。许久不锻刀了,许是有些手生了——嘛,就算大太能以一当三,难得也会有溜刀击不倒敌人的时候,哈哈哈。”

  审神者的脸色比上次更差了,她几乎是用颤抖的笑声,原谅了付丧神的手滑:“哈哈、哈,是啊,是啊……谁不会出错呢?”

  做了几个深呼吸的审神者,再次恳请石切丸:“爹爹……再、再来一次,这次把最后一个富士……本丸之父,一定要请回来。”

  “好啦,我知道啦——本丸之父,是吗?”摸着审神者脑袋,语气慈祥地安慰着她的石切丸,末了又补上一句。

  ——呵,你在说什么胡话。

  

  “我叫石切丸。你有治愈疾病的愿——”

  “要请的不是这个爸爸啦!”审神者拉起嗓门,以几近气急败坏的口吻打断道。“你说过,锻到石切丸,要留下的嘛。”她近侍的辩解,颇为委屈又义正辞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锻刀房内,萦绕着的是审神者沮丧的悲鸣声。

  大概是被接二连三地失败冲昏了头脑,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瞄上了自己的近侍:“石切丸,你真的是认真在锻刀吗?”

  “当然有啊。”对方不假思索,几乎连质疑的空隙也没给她留下。

  “真——的——吗?”审神者拉长了音调,然而对上的是石切丸像小狗一样无辜的眼神。

  “真、的、喔。”石切丸一字一顿,态度诚恳得让人挑不出一点刺来。“不过……”大太刀的付丧神,突然卖起关子来。

  仿佛抓到了把柄,审神者恼怒地指认道:“你终于承认你不想让我叫其他人爹了,是不是!”

  “不,我只是想说——今天并不适合锻刀。事实上,早上也有问过卜,运势……并不是那么理想。些微做几次尝试,今天的日课也够完成了。依在下愚见,就此打住,如何?”石切丸苦口婆心的劝慰,果真抵消了审神者心头的部分疑虑。

  捏着下巴,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审神者,果决地把头一扬:“继续锻,我相信爹爹的好运气!”

  轻叹一声,似乎拿审神者完全没办法的石切丸,继续转身备战。瞄了眼剩下的资材,仿佛打下包票似的,石切丸小声嘀咕了一句“没问题。”

  ——小女孩的执拗真可怕,不过,也只剩现在了。

  

  接下来的多次尝试,不要说4小时,连3小时也难得一见,陷入打刀地狱的审神者,简直觉得自己的本丸脱欧入非了。

  ——仿佛连检非都没踏出,就领回三条本家的隐藏六花,神乎其技锻出青江家的兄弟,以及毫无差池地让审神者,顺利入手天下五剑中的低气压,这些荣誉都与这振石切丸无关了。

  “爹,你还疼我吗?”审神者欲哭无泪。

  “疼啊,怎么不疼。”不停扔着材料进炉的石切丸,专注于手头的工作,答得也是不痛不痒。

  “我简直怀疑,你是不是那个疼我的爹爹……”抱着他大腿,眼睁睁看着飞速消耗的资材,在炉火中创造新一波的130连击,审神者不禁动了怀疑人生的念头。

  “再来最后一次,试试看这次能不能……”

  “爹,我们不玩了!资源要见底了。去他娘的小乌丸——”审神者带着哭腔哀求道,今次锻刀的惨状,已经让她全然顾不上形象,连粗口也跟着爆了。

  “真不试了?说不定会来喔,本丸之父什么的?”

  “我本丸只有一个爸爸,那就是你。呜哇——”

  审神者哭得梨花带雨,就算再铁石心肠的人也看不下去,更何况,平日里更是把她当亲女儿哄着的石切丸。

  

  “哟——锻刀?”

  “是……啊,不要哭了,等下陪你去万屋……青江——嗯,没事的,爹爹会陪你一起——青江,把火熄……”

  “要是可爱的孩子就好了呢。”

  

  “这种事情,交给那些神社的摆设们去做不是更好吗?”

  “你莫非是想在为父面前偷懒吗?”

  青江君,好像被自己亲手锻出来的爸爸批评了。

  顺便,好像也被本丸另一个爸爸记恨了。


评论(14)
热度(77)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