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敌刀X婶?】我想吃一个审神者

敌刀视角

仿写自西尔维娜·多尼奥的绘本《我想吃一个小孩》,原著可爱,建议欣赏。

  

  每天早上,溯行军里的长辈都会给小短刀拿来很多好吃的玉钢当早餐。每天早上,打刀叔叔都会由衷感叹:“我的孩子,你长大了,这口牙长得多齐整漂亮呀!不管是什么样的铁刃,保准能一口咬碎!”

  “那当然!”小短刀心里想,“我的本事可还不止这点呢。”他得意起来,把尾巴甩得“唰唰”直响。

  

  但是有一天早上,小短刀不肯吃玉钢了。慈爱的太刀伯伯非常担心,他摸着小短刀刚冒出两颗小豆似尖角的额头,像是担心一具骨架会发烧一样,不停问:“吃玉钢多好呀,这次的玉钢品质可棒了!你不吃吗?你真的不吃吗?”

  “不,谢谢伯伯,”小短刀回答说,“我今天想吃一个审神者。”

  “啊?这是什么念头,我亲爱的小短刀!”胁差哥哥满脸惊讶,一脸忧愁的脸拧巴得更像一只浸满苦水的苦瓜了,“炼钢炉只能炼出玉钢,炼不出审神者啊。”

  “也对。不过,我就是想吃一个审神者!”小短刀并不愿意善罢甘休。

  

  敦厚的大太刀很有本事,他跑到集镇里大闹一通,为小短刀带回来一大串丸子,那竹签,比额头会撞门板的某大太刀还长,绿、粉、白的三色团子层层排列,圆溜溜、甜津津,像是庆典时才会搬出来豪华阵容,任谁看了都要流口水。

  “不,谢谢大伯伯,”小短刀说,“今天我只想吃一个审神者。”

  “啊,我亲爱的小短刀,用审神者串成的丸子根本不存在呀。”大太刀虽然走得慢,但扛起团子山却一点都不含糊,他抖抖涂满糖浆的团子串,亮晶晶、琥珀色的糖浆,现在都跟他满头满脸的汗珠有些相似了。

  “我不管!”小短刀烦躁地说,“我就是要吃一个审神者!”

  

  溯行军的聚落里,要说见过世面的聪明人,非要数薙刀和枪不可。两位智者琢磨着一拍脑瓜,他们想,我们的小短刀一定是个美食家,只要给他做份赏心悦目又充满爱意的便当,他就会忘记那个愚蠢的想法了。

  “幕之内便当真美味啊!哇!”小短刀喊道。然而,他还是叹了一口气,改变了主意。

  “不,说真的,”他说,“我今天就是想吃一个审神者!”

 

  溯行军们彻底失望了,他们抱成一团,伤心地哭了起来:“呜呜呜,我们的宝贝儿小短刀不肯吃饭了!”

  这时候,小短刀感到浑身没劲,可能是早上什么都没吃的缘故。他想,洗个澡可能会好一点儿吧。

  

  于是他沿着河流溯游而上。河岸上从没印上过溯行军的脚印。

  河沿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就很粗心大意的小姑娘,她像此时的夕阳一样,懒洋洋、肉嘟嘟,看上去就知道很美味。女孩子伸了个懒腰,继而在河面上悬直了腿,脚尖勾着木质的凉拖鞋。她身边,既没有跑起来像阵风的坏打刀,也没有大得像棵树的笨重大太刀。“啊,运气真好呀!我真的能吃一个审神者了!”小短刀美滋滋想,一定要先吃那两条胖腿——因为他没有腿,不知道腿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他扭动身躯,张大嘴巴,发出蛇一样的“嘶嘶”声,好让小小的审神者注意到他刚长出来的小尖牙。

  “哦,快看哪!”小女孩兴奋地嚷起来:“居然有这么小的敌刀!真是太小了,他都可以绕在我手指上当戒指了!真可爱!”她扔掉了手里捏着蔫了一半的野草花,俯身一把抓住小短刀的尾巴,像甩动一截正月里的烟花一样,把他晃得晕头转向,“他肯定吃得很少,不然怎么会那么小!”小女孩在他空荡荡的肚子上挠痒痒,把每一寸外露的骨骼都扭得“嘎达嘎达”响,后来她总算玩腻了,把小短刀“啪”地一下扔进河里。

  

  小短刀想:真倒霉,太没面子了!他现在已经饿得晕头转向了,一边游一边喊:“叔叔、伯伯!快给我玉钢!我要吃玉钢!我要变强壮!”

  ——然后再去吃审神者!


评论(9)
热度(125)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