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上一篇 下一篇

【R15】【石切婶】常青

*爹婶交往前提,可能存在OOC及猎奇内容

  

  审神者变成了植物。

  植物不会动,植物不会说,但刀们知道,那就是他们的审神者。

  没有先兆,没有预告,就像被突然写死的剧作一样,审神者安安静静变成了植物,甚至还没来得及道上一句珍重。

  蝉声喧哗,若叶色的大太刀叠起最后一件晾晒好的衣物,放入女主人的橱柜。尔后,缓步起身去做惯例的早课。

  好像一切照旧。

  

  石切丸抱持着她能重新变回人形的希望。当然,本丸里的每一把刀都这样希望着。

  大概,只是石切丸格外希望罢了,毕竟,她才羞答答地颔首应允没多久。

  生命的色彩美妙而彷徨,爱的滋味,更像是镶在彩虹顶梢的贵重珠宝。

  真残酷呀。

  

  石切不准她着地种,这位神官大人固执地认为,一旦种在地里,就等于认定她入土为安了。

  因而植物一直被种在花盆里,放在露天。大了就给她翻盆,换更大的盆,雨大的时候搬进去,天热的时候,就张起纱网为她遮阳。

  ——但再怎么照顾,那棵植物也只是长得更大更旺盛而已。

  到后来,大家都绝望地知道,审神者已经没有办法变回来了。但石切丸还是不死心地照顾着——比谁都努力,也比谁都绝望的御神刀啊。

  其他的刀也只是觉得心疼。大家都无能为力,只是把植物当成共同的宝物呵护着。

  

  因为恋慕着以前同寝过的恋人的体温,所以,某天,冠着神刀名号的他,终于忍不住对这株“公有”的植物下手了。

  一开始可能只是抿着叶子,接着便顺着粗细适中的叶茎一路摸下去,嘴里念念有词:“植物的话,敏感点在哪里呢……”

  想想不安全,还是搬进了房里。

  是夜,他第一次把那盆植物搬回房,内心还满是被愧疚抓挠过的痕迹。

  但自此之后,石切丸就没有把植物再搬出过房间。

  “这里的话,就没人会打扰了,而且你也比较容易放松吧……还记得吗?”

  

  “再这样下去,叶子就会变得破破烂烂的,一点都不可爱了!唉……我是说,你还准备……霸占她到什么时候?”正襟危坐,略微显得有点不耐烦的加州清光,声音越说越轻。

  “清光君。”内室的大太刀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会放任指甲胡乱生长吗?”石切丸并不打算正面回应他的问题,只是慢条斯理地提出自己的疑问,“还是即便得不到宠爱,也要一味地留着它呢?”川下之子一时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要是由着头发乱来,”石切丸铰下一截她枯败的枝叶,“——我的小姑娘会不漂亮的。”他用的是,审神者做女工时曾用过的剪刀。“我说过,不好好爱护东西的话,迟早会吃苦头的。”

  

  在不为人知的深夜,植物开了花。

  随后又被石切丸用意乱情迷的声音温柔地呵斥:“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不矜持呢?”

  

  空气里弥散着某种奇怪的味道,虽然微弱,但一定发生过什么。药研藤四郎挑了挑眉毛。

  弱光下,石切丸一张一张地帮她擦叶子,缓慢地,过分沉默地,仿佛因洁癖发作,要把所有尘滓一并擦去,不放过一个角落地细致入微,手法却又无比柔和。

  “失礼,打扰了。刚才我们已收到了政府回复。”

  

  “给主上准备了亲手培植的小盆景,望您笑纳,请爱惜绿植!”

  “希望要接任的审神者大人是名园艺师。”

  “此本丸不可以养兔子,猫也不行,吃草的一切动物都不行。附注:马是坐骑。”

  收集大伙心愿的纸箱渐渐被塞满,不久之后就将由狐之助递送上去。

  

  虽然没办法变回来了,但是没关系,石切丸还是很宠这棵植物,甚至有点病态,以致于本丸里的刀开始觉得他有点不正常了。

  “把刀本体塞进植物里,会长在一起吗?”

  “会……把植物砍死吧……”

  “这样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温柔抚弄着他植物的石切丸,兀自补上一句,仿佛根本没有听见旁人惊惧的应答。

  ——许久没展露过笑颜的石切丸大人,久违地笑了。


  “您再这样下去,会变成鬼也说不定啊?”

  “那个、主……主上是全本丸的宝物……所以,求求您,求您放过她吧……呜……”

  “唔,有目标是好的。但俺觉得吧,嗯——人总要顺应潮流嘛,是吧是吧?”

  即便其他刀加以劝阻,但自从石切丸有了这个念头,就去不掉了。

  “哦呀——可以的吧?虽然会很痛,但是你可以和我一直在一起了呢……就算腐朽,就算化作灰烬,也都在一起了呢。”

  

  “真可怜,那把石切坏掉了呢。”把他锁起来的其他刀如是说。

  刀们把植物的盆打碎了,把她安置在本丸光线和雨露最好的地方,落地种了的植物恢复了以前的生机,甚至长得更加郁郁葱葱了,她的藤蔓也再也不需要受限制,渐渐爬满了整个本丸的建筑。

  虽然审神者变成了植物,但对本丸灵力的供给却没有停过。

  被关在狭笼里的石切丸,知道只要自身不消失,他的植物就还活着。

  

  终于有一天,植物的一支枝丫伸进了关住大太刀的小窗户。

  “啊,终于等到你了——”

  “摸遍了本丸的每一个角落,真是辛苦你了。”

  他含着泪,托起那缕初生的嫩叶,吻上植物的枝丫,就像当初搂抱小姑娘一样。



许久以前的存梗,终于把坑填了。

大学时,同学给我放过hyde的evergreen,明明唱得那么温柔,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着就是想哭。

是啊,明明感受得到你的温柔,我却已经什么都说不了了。

评论(5)
热度(84)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