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酱是父嫁hentai

借tag打扰各位了
团个4分BJD青江毛(非人用),头围18.5cm左右,58/顶。
已成团,要的妹子可以直接拍叶子。
排单到下月开始制作,截团后工期保守估计为三到四个月,快的话两个月左右可以完工,正好可以等青江的粘土君一起出货啦!

地址→可直拍:感谢参团,谢谢喜欢青江的你(团购叶子已下架)

原谅我只有小渣图,痛哭流涕

链接只有开团这几天(每月的12-16日)可以拍,过了店铺会下架叶子,截团就排单制作了,请注意。

阅读全文>>

【R18】【石切婶/青江婶】蛋糕

基友点梗 扣子突然崩开的婶婶 

无逻辑 OOC

注意:有3P内容 有3P内容 有3P内容


  审神者最近爱好甜食,溺爱她的石切丸总是每天换着花样给她带蛋糕,直到青江发现审神者胸口的扣子崩开了,脸圆了一圈的审神者才傻呆呆地去问石切丸:“我最近……是不是胖了?”

  石切丸仔仔细细盯着她看了一圈,最后舒了口气,得出结论:“没有没有,跟原来一样。”审神者却不肯罢休,脸上完全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每天吃那么多蛋糕,怎么可能不胖?”这话说得仿佛是在向御神刀发起不满的申诉,好像把蛋糕吃下去的不是她自己一样。

  “不吃了不吃了,以后不准给我买了。...

阅读全文>>

【R18】【青江婶】在粉色房间里

#小情侣滚床单,车速大概不是很快

  透过窗帘和窗纱的双重阻隔,光线有了一种朦朦胧胧的质感,仿佛没有了热量,仅仅依靠柔和的亮度攀附于空间之上。光线活像一只诡谲的蝉,依附在枝桠之间,只是绝不高歌,迫切地期盼所有妨碍都尽快退散。房里的两个人,也像此时的光线一样,有着某些同样需要安静的契机。

  房间不大,仅仅容得下一张书桌,一个柜子和一张单人床,连衣橱都暗藏在墙壁之中,可以说相当紧凑。床有两面都紧贴墙壁,按房屋所有者的说法,这是为了防止从床上滚落而做的必要准备,虽然她从未碰到过类似的窘事,这样的排放更像是为了节约本就不大的房间面积,好腾出更大的空间放置其他物品。从单人床的设计来看,所有者甚少,

阅读全文>>

【R15】【青江婶】我是,我在

*糖/浴室play?

*我流青江 OOC请见谅

  

  和青江两个人逛完街回来,夜色已然深沉,大概离他所说幽灵出来活动的时间很接近了。

  好在本丸并无宵禁,浴室也毫无意外空了出来。

  贴着米黄色瓷砖的浴室,如今重又充盈起温热的水蒸气。浴池约两米见方,以一种嵌套的方式陷入地中,与地面大概留有四五十公分的落差,正好适宜把身子泡在其中。虽然的确考虑过同时承载多人共浴的情况,事实也确实这样使用了,但平时是不会有人与我同时出现在这里的。

  ——今天只是例外,当然,可能会一直例外下去。

  我和他都累到不想说话,即便一路相谈甚欢。为了出街方便,这次穿的都是堪称轻便的私服,脱起来自然要...

阅读全文>>
©芙酱是父嫁hentai | Powered by LOFTER